正文部分

中国太保发行GDR的背后,是与全球共同分享中国保险业发展红利

分析指出,本次GDR的成功发行,标志着中国保险业全面走向国际资本市场,为中国和英国的资本市场双向开放立下重要里程碑,将作为东西方“互信、互助、互通、互动”的标志性事件载入史册。中国太保A H G上市,受益于国家的改革发展和我国金融业的对外开放,也为未来更多A股或保险上市公司通过沪伦通融入全球核心资本市场提供了有益借鉴。

据了解,本次GDR募集资金总体上将用于稳步推进中国太保的国际化布局及补充资本金。孔庆伟透露,一方面,将围绕保险主业,择机通过股权投资、合作结盟及或兼并收购等方式,逐步发展境外业务;另一方面,搭建海外创新领域投资平台,关注健康、养老、科技等方向的布局,支持保险主业的发展。公司会在相关股东大会决议和上市意向函载明的募集资金用途框架内,围绕保险主业,发掘符合股东和公司长远利益的投资机会,审慎制定资金使用计划,为股东创造长期价值回报,并在必要情况下依据相关监管要求及时履行披露义务。

孔庆伟此前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中国太保在经历了初创期、发展期之后,来到再出发的关键时刻,此次GDR,无论是对于上海市而言,还是对于中国保险市场而言,都是一个标志性举措,“东西方资本市场的双向开放又多了一个窗口,更多的欧洲投资者也会通过太保这样的金融风向标来了解中国的资本市场”,他同时表示:“(GDR)结果超出我们预期,说明大家对未来还是有信心的,对中国有信心,对太保有信心。”

发行GDR不是因为缺钱

近年来,低利率的市场环境正倒逼国内寿险公司进入新一轮转型期,摆脱对于利差的过度依赖,转而更多向死差、费差要效益成为主流。在这种竞争格局之下,健康、养老以及科技对于险企发展的重要作用日益凸显。

助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发行GDR既是融“资”,更是融“智”。孔庆伟坦言,对中国太保而言,发行GDR不仅可以吸引一批全球优质投资者,连同其所代表的管理理念和战略思维,汲取全球保险市场的智慧和经验,还可以通过引入基石投资者等方式,进一步丰富公司股东构成,优化公司治理机制,提升公司的稳健经营能力和风险管理水平。

中国太保的GDR发行创下沪伦通机制下多项第一:第一次使用中国会计准则的GDR,第一次采用基石投资者机制的GDR,第一次非欧洲企业得到大众持股比例豁免的GDR,第一次在沪伦两地之间实施“云上市”的GDR。

中国太保是注册于上海的唯一的保险集团。作为上海标志性的一张“金融名片”,本身就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一个组成部分。孔庆伟认为,发行GDR是中国太保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打造上海金融机构名片的有益实践。2020年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关键一年,金融机构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重要主体。中国太保作为植根上海的A H股上市综合性保险集团,始终以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为己任。伦交所上市后,公司可在现有“亚洲时段”基础上增加“欧洲时段”,形成公司的“全球时段”,提升中国太保在全球资本市场的曝光度、知名度和影响力,从而打造一张亮眼的上海金融机构名片。公司将借助伦交所平台,下载五张牌游戏展现塑造太保国际知名险企品牌形象,向全球展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成果,进一步提升上海在亚太地区及全球范围内的国际地位。

2020年6月12日,中国太保首次公布本次发行的价格区间为每份GDR17.60美元至19.00美元,最终发行价格为17.60美元,投资者结构以基石投资者及长线投资者占主体。

全球化的重要布局

【环球网 记者 陈超】近日,中国太保在上交所和伦交所同步举行“云上市”仪式,中国太保正式成为第一家A H G(上海、香港、伦敦)上市的保险公司。

中国太保董事长孔庆伟表示,中国太保GDR在伦敦的成功发行上市,一方面是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打造上海金融机构名片的有益实践;另一方面也是在中国对外开放持续深化的背景下,进一步融入全球市场,与全球优质资本共同分享中国保险业发展红利。

既然不是因为缺钱,那么发行GDR是为何?孔庆伟给出了答案:“太保发行GDR,是我们一次引发各界普遍关注的战略性主动求变。为什么要发GDR?我们只有深刻认识这个问题,才能更好地向国际资本市场推介自己,才能更好地将GDR的发行转化为公司转型2.0的新动力。”

GDR全称为全球存托凭证(Global Depository Receipt),是指上市公司根据存托协议将公司股份寄存在国外的银行,由后者发出单据作为寄存证明,这些单据即为全球存托凭证。通过买卖这些凭证,国际投资者可以间接投资该公司的股票。

作为扎根于黄浦江畔、极具品牌影响力的保险企业,中国太保本次成功登陆伦交所,是服务国家对外开放大局的战略选择、助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重要举措,也是推动自身实现高质量发展的主动作为,更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不断扩大开放的缩影。

事实上,中国太保此前也曾多次表示,融资并不是本次发行的首要目的。从主动缩减发行规模,到最终定价选择,可以看出中国太保对于投资者本身背景的关注度远超对整体融资规模的关注。从最终发行结果及中国太保自身对本次发行结果的态度来看,很可能以资本合作带动业务合作才是本次发行的最终落脚点,而最终的投资者清单中,除已知的瑞再具有明显的业务协同效应外,很可能还有为数不少能够提供深层次业务支持的重要投资者。

孔庆伟表示,本次GDR发行一方面有助于全球投资者分享中国保险业稳步发展和日益开放的成果及增长潜力,另一方面有助于公司更紧密地联系全球资本市场并借此推动转型2.0战略,且有助于发掘具有潜在战略协同效应或业务合作空间的投资者;引入拥有长期合作关系的瑞再作为基石投资者,将为后续双方进一步加深合作创造有利条件。

2020年一季度,中国太保实现营业收入1382.11亿元,同比增长3.8%;总资产1.6万亿元,较上年度末增长5.4%;实现归母净利润83.88亿元,同比增长53.1%;即便是从偿付能力来看,截至2019年末,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295%,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288%,均远高于监管要求。这意味着中国太保本身并不“缺钱”。

从中国太保自身而言,保险集团是风险管理的专业机构,实现风险在全球范围内的分散有利于完善风险管理,优化资产配置的选择,另一方面,要想具有国际竞争力,全球化的格局和视野必不可少。此次GDR,对于中国太保而言,既可以通过亲身参与国际保险市场的实践,切实掌握国际市场的通行规则,又可以接受不同竞争环境的历练,磨练具备与跨国保险公司同台竞技的能力。

Powered by 下载五张牌游戏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